来自 新闻 2016-12-31 03:18 的文章

对外面喊了一声

王爷依旧垂着头,沉默不语。
    “玉镯!”老王爷话落,对外面喊了一声。
    “奴婢在!”玉镯声音响在门外。
    “去将云孟,还有臭丫头的婢女,还有凤侧妃身边的丫鬟婆子,还有大丫头身边的人,以及那些庶女丫头们和她们身边的人,奉是昨日晚上和今日早上参与这两件事的人都给我叫到这院子来!我就让他们说说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所有人都听着看着,看我到底是偏宠臭丫头,还是有人故意和臭丫头过意不去给她泼污水。”老王爷下命令。
    “是!”玉镯应声去了。
    凤侧妃脸色刷地就白了,但很快就恢复镇定。这些年她一直是云王府后院当家主母。长期积威下人人都怕她惧她更是不敢对抗她,她就不信根本就不懂收拢人心和恶名昭彰的云浅月能让他们为她说话。 
        

  • 上一篇:但是我确实是不得已摔下去,
  • 下一篇:生怕她一撤出